本站不支持转码阅读,请点击简介页最下面的原网页查看最新完整内容,或者直接在浏览器输入35d1.com进入原站看完整的章节内容!
浏览器搜索《弥天35d1》,或者《弥天三五第一》,就可以看到弥天最新章节。
    况且有一点说不通的是,浦阳不可能没人见过弟弟,杜善平白无故多了个儿子,难道不会被怀疑么?

    从陈桐生的角度可以看到他因为咬紧了牙,而导致下巴整个绷紧了。

    “不说?不说也罢,我原来留在浦阳的手下,不知何故突然暴病而亡,他的兄弟一直很想查查凶手是谁,我已经把他派去找杜珲春了。”

    沉默半响,杜善轻声问:“既然他死了,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?”

    他当年只是说了自己去禁地,以及兄弟为保护自己死去,留下一个妹妹的事情。至于郭福安靠卖小食来消耗自己的飞光这种事,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猜的吧。”宋川白轻描淡写地回答:“幸好我记得当年那批古物的共性,他们都是祭祀类物件,在禁地古物里也算是少见的,所以一直记得很清楚。你说当年东西是丢了,我又叫来珍宝行的人鉴定,前后稍微联系一下,就猜了个大概。”在陈桐生看到雕塑昏迷过去的时间里,他还顺便打听了一下跟杜善,以及郭福安有关的事。这种小地方大伙都知根知底,尤其是有些名头的,群众饭后闲余聊起来简直乐此不疲,相互交流情报,以确保每个八卦的人都能获得最好的八卦体验。

    陈桐生再次回忆了一下自己混乱的一天,

    真是太让人悲伤了,为什么她就老是一无所知呢?

    宋川白刚才的话算是谦虚了,实际上他在看到杜珲春的时候,就已经在开始把他跟浦阳城中的事情联系起来了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宋川白那个时候压根不相信他是避雨来的破庙。

    “他去看亲戚,还牵条狗,也不是小孩儿了,”宋川白及时为思考的陈桐生答疑解惑:“不太像话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怪不得杜珲春不把狗牵进来,那其实是怕宋川白问起,招人怀疑。

    杜善不吭声,他全身都紧绷了,闭着眼睛逃避宋川白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不论我猜的对不对,我都把想法坦荡荡地跟老爹你说了。”宋川白道:“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心意,但你确实是一个太重情义,心软的人。毕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你求救,你就在赌局中使诈想放他走。”

    杜善突然嘴角一动,声音几不可闻地说:“候爷也不是多冷酷的人呐。”

    他进禁地就是连坐家人的死罪,要不是他在赌局中突然变卦使诈,宋川白不至于要他两条腿。宋川白本意是想让他全须全尾留在浦阳改过自新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冷月高悬,黑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